鉅亨網編譯貸款代辦趙正瑋

你是否有已經在股市中慘賠一筆,但還是繼續加碼投資,想碰碰運氣,看能否翻盤的經驗? 或是已經設下停損點,卻又經不住誘惑而再加碼,認為好運一定會向砸在牛頓頭上的蘋果一樣,掉到自己的腦袋上?

各位,如果您有上述這些成癮行為,請記得,這些關於下一次絕對能翻盤、我這次賠錢只是因為運氣不好,下次一定更好... 諸如此類的自我安慰,幾乎都是幻覺。股市中的芸芸眾生在賠了大把的銀子後,都覺得下一站就會是天堂,不過,下一站幾乎就是直達地獄。

關於投資泡沫的生成與破裂,在近現代有許多前車之鑑,17 世紀的鬱金香狂熱、18 世紀的南海公司泡沫和密西西比泡沫、1929 年的大蕭條,以及 2008 年的金融海嘯,造成泡沫的原因眾說紛紜,不過一些心理學家在爬梳相關的歷史文獻和資料後,心中有了一個疑問,即大部份的股市受災戶幾乎都符合凱因斯 (John Maynard Keynes) 的「最大笨蛋理論」之思考模式,在不斷加碼進場的同時,也想著一定會有別的笨蛋以更高的價格,把股票買走,但... 最大的笨蛋通常就是他們攬鏡自照時,會看到的那個人。為何大多數人難以對泡沫的生成有所警覺?

對此問題,心理學家提供了一些對於非理性投資的內在心裡驅動力,第一個是,賭資效應,假設你帶了 100 元賭資進了賭場,並在賭桌上贏得了 50 元,這 50 元並非和你所帶進來的 100 元放在同一個心理帳戶,當玩家贏錢後,傾向將 100 的本金收起來,以贏來的 50 元繼續下注。顯然錢的價值是相等的,但是,人們對自己本身所投入的金錢和投資後所賺到的錢,採取的風險管控態度是大不相同的,對於前者,人們的風險容忍度較小,不過後者就大得多。

第二個驅動力是,回報推估。在牌桌上 ,當你把把獲勝,似乎萬夫莫敵時,很少人會意識到,我們其實不是在天天過年的,這些玩家在手氣順時,會以為自己的好運會一直持續到世界末日。在投資市場上,景氣好的時候,人們容易高估未來的投資回報,並且小覷了風險。

第三個原因是,交易員急欲翻盤。狗急了會跳牆,交易員急了會做出更可怕的事情來。當交易員的績效不好時,為了保住飯碗,難免不會出現願意冒極高風險以孤注一擲的情況,這種「委託人一代理人」問題所衍生出的危機層出不窮。

每年過年時,我和一群表兄弟姊妹們都會用撲克牌來聯絡感情,也順便賺一下年終,一開始我手氣不錯,贏得我兄弟姊妹們哀嚎遍野,小賺了一筆外快,但是,很快的,好運開始降臨在他們身上,我幾乎每把都輸,但是,我一直希望能藉幾場重大的勝利,扭轉乾坤,所以我不斷下注,在這過程中,我從一個理性的風險趨避者逐漸變為一個風險愛好者,最後,我輸光了皮包內的最後一塊錢,值得慶幸的是,我的兄弟姊妹們不收信用卡,讓我免除了新年就破產的悲劇。

我和親戚們的小小賭局就像是投資市場中的縮影,一開始,投資人都有十足的理性與自制能力,在市場中賺到錢後,容易將賺來的錢,用以追求高風險高報酬的標的,與此同時,隨著人類的慣性使然,景氣好時,人們傾向高估未來的投資回報,加碼進場,不斷使投資規模擴大,泡沫也越吹越大,終至破裂。

該如何克制這些發源自人類內心深處的驅動力呢? 俗話說,心病還需心藥醫。希臘的荷馬史詩中提到了一個有趣的故事,從前從前有一個唱歌很好聽的海妖,她的嗜好就是大半夜不回家,然後坐在海中的礁石上唱歌,悠揚的歌聲常常會吸引船上的水手們將船開至海妖身旁,然後撞到礁石而沉沒。主人公奧迪修斯既想聽聽這位妖怪界葛萊美獎得主的新專輯,又不想英年早逝,所以他採用了一個方法,將船員的耳朵用蠟封住,並讓船員將他綁在船的桅杆上,如此一來,他就可以聽完整場演唱會,也不需擔心船員會將船划向礁石。這個故事提到了兩個關於自我控制的重點。

自我控制是駕馭野馬的韁繩,雖然不容易,但為了在投資市場中,保全身家財產,這也是必要的。應付自我控制有兩個工具,第一是,提高代價以排除誘因,第二是,採取約束策銀行如何貸款略,限制自身選項。

奧迪修斯用蠟封住了船員的耳朵,排除了會使船員衝撞礁石的誘因,同時,奧迪修斯將自己綁起來,限制自己的選項,免於讓自己邁向瘋狂。更多的錢,翻盤的機會等,這些就是股市女妖的歌聲,吸引投資人將船駛向血本無歸的深淵。

投資人在設定停損點時,也許能提高自身違約的懲罰,以避免被誘惑,例如,拿一張支票給朋友,倘若股票下跌超過自身設定的停損點後,你依然禁不住想翻盤的誘惑而繼續加碼投資,他就可以將支票變現,賺個外快。或者,採用約束策略,例如,定期定額投資,絕不加碼,雖賺的不多,但賠錢時也不致於讓你變成乞丐。

對於人性,我有深刻的體悟,就是人類難以成為經濟學家心目中的理性經濟人,在投資的行為中,若沒有嚴格的紀律就很有可能孤注一擲,直到你賣掉身上的最後一件衣服,我們需要建立一個規則,並且強制執行它,也許這會付出一些代價,但是,總比最後去填寫加入丐幫終身會員的申請單更好。

作者:單厚之

?

「一例一休」上路已經三個多月,七月即將開罰,但新制推行至今,各種爭議似乎有增無減。

不僅南投縣長林明溱公開嗆聲要拒絕一例一休,就連綠營的縣市首長都有很大的反彈,很多執政黨的立委也開始批評制度設計缺乏彈性,造成很多的困難。

根據政府的統計,在「一例一休」實施之前,就已經有六成的勞工「週休二日」,不會受到新制的影響。

但日前出爐的民調卻顯示,有近六成的民眾不滿意一例一休,近四成表示加班費變少;在物價上漲的同時,企業徵才給的平均薪資卻減少2500元。原本預期「一例一休」的好處,似乎都沒有實現;而「三輸」的預言,卻漸漸成真。

勞動部為了解套,從寬解釋法令。根據勞動部最新的講法,實施四周彈性工時的行業,最長可以連上24天班。

這麼長的排班時間,早已遠超過一般人可以接受的範圍,也與「保護勞工」、「進步立法」這些字眼,根本就連邊都沾不上。日前出事的蝶戀花司機,最長連續出車的時間也正是24天,如果按照勞動部的解釋,恐怕也沒有過勞、違法的問題。

過去幾個月的勞資拉鋸中,的確有旅遊、運輸等特殊行業,認為固定「做六休一」窒礙難行,但也沒聽過資方有要求要連上20天班的。勞動部這麼大幅的讓步,已經不是為了產業特性的需要,而是試圖解決企業成本增加的問題。

今天「三輸」的局面,其實主要不在於休假缺乏彈性,而是2.33、2.66倍的加班費,是多數企業無力或不願負擔的。企業寧可少做、少賺、犧牲競缺錢急用爭力,也不讓員工加班。

而在景氣不好、前景不明的情況下,更不會有企業在此時貿然擴張,聘用更多的員工。所以才導致勞工的實質所得不增反減,不管是2.33還是2.66,都是看得到、吃不到肥肉。但另一方面,部分企業卻趁機反應壓抑很久的各種成本,帶動物價上漲。

歸根究底,要解決今天的僵局,除了讓休假有適當的彈性之外,最重要的還是要讓加班費回到「雇主付得起、勞工領得到」的水準。不能只是等同於上班的時薪,但也不能是這麼誇張的數字。

經過三個多月的時間,勞動部不可能不知道問題的癥結所在。

但「一例一休」是蔡政府上任之後的重要政策,短時間內再次修法,等於自己重打自己的嘴巴。所以勞動部只好從解釋著手,給予企業遠如何貸款買房超過需求的彈性,犧牲勞工的權益,來滿足企業的需求。勞工變得更勞累,但卻沒有辦法在薪資上獲得回報。

近年來,台灣社會在面對很多問題時,經常會出現過於理想化,對於「看不見的手」缺乏應有的尊重。既不考慮誰要為新的變革買單、也不考慮如何買單;結果經常是社會最弱勢的一群,承擔所有錯誤政治的苦果。

教育部一紙命令,要求學校必須替兼任老師投保,結果卻是大量私校決定不續聘「無本職」的兼任教師;成千上百的兼任老師,因此沒了收入。

從目前的情況來看,無論勞動部或教育部,都不可能承認政策錯誤,更不會收回成命。未來我們肯定會看到更多類似「連24」的奇門遁甲,希望能彌補最初政策的錯誤。但只要政府一天拒絕面對問題,問題就永遠不可能獲得解決。

信用貸款代辦公司-線上諮詢各大銀行方案銀行貸款利息比較

用身分證借錢好嗎-屏東民間借款

幫助你跟銀行打交道!宜蘭二胎房貸-本身貸款經驗分享


9A698FE0F05F68F6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戴孟儒

fostere684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